萌点有点歪,笑点比较怪,重点经常错,兴趣非常谜。

【冲田组】你是不是想打架?!

*安清清安无差别,纯粹冲田组日常,吧?【不x

*审神者是狼【人外审

*短篇

*欢乐向

——————————————————————————————————————————————————————————

 
 

“出阵回来啦~”

“噢噢!二队出阵回来啦!~”

第二部队队长大和守安定轻松愉悦地顶着大大的誉踏进了本丸,在他后面跟着的队友们也是一样。

虽然审神者开始的目的就是让二队去刷检非再顺路看看能不能捡到依赖扎,但是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是运气比较好,出阵途中只遇到一次检非违使,而且顺利地错过资源点一路直奔Boss点。

看到二队空手而归,审神者也没有抱怨些什么,毕竟自家的刀除了骨喰掉了金弓兵之外,都没有怎么受伤,再加上审神者等到二队都到战场上了才想起自己忘记给二队配上马了,而他们还是没有受伤地回来就已经很开心了。

审神者开心地摇着尾巴,屁颠屁颠地拿着新的金弓兵跑到骨喰身边,给骨喰换上,骨喰也是感激的收下并说了几句道谢的话语。

 
 

审神者仍旧开心地摇尾哈哈哈,然后它抽了抽鼻子,敏锐的嗅觉让它立即察觉到空气中漂浮的铁锈味。

“你们……有谁受伤了么?”

审神者转过身去,扫视着二队的刀,随即发现安定和清光身上都挂了些小伤。

“受伤的话应该是清光和安定吧,因为敌方的枪是他们对付的。”

堀川回忆着当时遇到检非违使的战况,当时他和兼桑正在牵制着敌方的大太刀,鲶尾和骨喰对付着敌方的胁差,而敌方的枪分别被清光和安定牵制着,如果是受伤的话也就只有被对面的枪无视掉刀装戳伤了吧。

“啊!!死ね!!又是该死的枪!!”审神者一副要掀桌的模样宣泄着它对敌方枪的愤怒。

“啊,主上,这伤不要紧,只是擦伤罢了,连轻伤都不算呢。”安定安定地说道,然后指了指脸上那已经结痂的小疤痕,“喏,就只是这样而已。”

“嗯,是啊主上,我也只是不小心被对方在衣服上划了口子而已,待会儿我就回去换啦,所以主上不用太担心啦~”清光也难得地与安定的想法一致。

然而狼审还是抽了抽鼻子,空气中的铁锈味让它特别不好受,“不行!你们两个给我手入!即便是擦伤也要去手入嗷!”

说着,狼审就嗷嗷嗷嗷地将两把刀往手入室轰。

“你们两个好好手入,直到没有铁锈味再出来,知道没?”狼审扒拉着门沿,朝着手入室内的两刀叮嘱道,然后拉上了门。

透过灯光,还能隐约看到自家主上在门外坐着等候的身影。

 
 

手入室内的两把刀面面相觑,然后各自拿起手入锤开始给自己的伤口打理。

或许是因为太过沉闷,清光开口说道,“诶呀,没想到你竟然会被敌方划伤了脸,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不会的,被划伤脸什么的太不可爱了。”

听到清光嘲讽的语气,安定的手停了停,随后不紧不慢地回应着,“啊,也不知道是谁大喊着‘誉是我的了!’然后就差点被敌方的枪串成串。”

“什么啊!要不是你在后边碍手碍脚的,挡住我后退一步的路,我才不会被划破衣服呢!”

“噢?意思就是明明自己实力不怎么样硬要怪在我身上咯?”

“什么叫做我实力不怎么样!大和守安定你是不是想打架?!”

“来呀?打架的话我可从来没怕过哦~小猫咪!”

两人握紧手入锤狠狠地盯着对方,隐隐约约能看见四眼之间有如同检非违使的闪电游窜。

“假动作攻击!”

“给我首落死吧!”

没有任何预兆地两人扔下手入锤,拔出本体冲着对方挥去。好好的手入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手合。

“你觉得一对一的话能赢我?”安定接下清光一记纵砍,随后双方的本体胶着在一起,发出咔啦咔啦的声响。

“嘛,理所当然。”妖艳的红眸盯着面前的蓝眸,气势完全没有减弱的态势。

安定的眸子一沉,突然发力将清光顶开。侧举刀锋,对着清光就是一个突刺,然而清光也没有退却,同样举刀冲向对方。

“哦啦哦啦哦啦!!”

“哦啦哦啦哦啦!!”

“你们两个哦啦哦啦个毛线啊!!!”

 
 

门外的审神者一早就听见手入室的骚乱,但审神者觉得都不是小孩子了,懂得见好就收的,应该不会打起来的,于是就放任他们去吵,然而这是个FLAG,大大的FLAG,瞬间就秒收了。

审神者刷的把门打开,吓得两个打得热火朝天的人下意识去收刀,然而知道有惯性这个东西的存在刺出去的刀怎么可能说收就收。因此安定想着急刹,随后重心不稳,往地上一摔,顺手打翻一个冷却材,弄自己一身湿。但是清光也好不到哪去,同样也是为了避免真的刺伤安定而刻意转了个方向摔的自己,一个不小心弄翻了装滑石粉的盒子,白乎乎的滑石粉就这么直接地盖了自己一脸。

审神者看着两个倒地不起的刀,一滴冷汗从脸边滑落。

“你们两个活宝哟……我该说些什么好……”

无语的审神者默默地又关上了门,无奈地换掉手入时间的牌子,更加无奈地趴在了门口。

经过手入室门口的堀川看见手入时间增加了,疑惑地询问审神者发生了什么。

“在里面手入的是‘是不是想打架’组,所以时间延长了。”

看着审神者一脸的黑线,堀川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噗嗤的笑了出来。

“看来清光和安定今天也是活力十足呢~”

“是啊,简直就是本丸两大活宝啊……”

 
 

清光扒拉开满脸的滑石粉,噗噗地吐出一些进嘴里的滑石粉,然后敞开双手,仰面望着天花板发出一声莫名的感叹。

“啊……”

“啊你个头啊!快从我身上起来你个满脸白粉的丑八怪!”

“你说谁丑八怪呢啊?你自己不也是一只落汤鸡嘛?!”

“我会这样还不是都怪你?!”

“那我会这样也不是怪你吗?!”

“加州清光你是不是还想打架?!”

“来啊!乐意奉陪!咳咳噗!”

“……你还是把你嘴里的滑石粉吐干净再说吧。”

 
 

——END——

 

评论(2)
热度(59)
  1. 一叶之秋None.Wolfling丶翊风 转载了此文字
  2. 天下永安None.Wolfling丶翊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