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点有点歪,笑点比较怪,重点经常错,兴趣非常谜。

【R76R】Have your back

R76R无差,就想写写两个人一起作战什么的,嗯。
——————————————————————————————————————————————————————————

战火轰鸣,尘烟四泄。脉冲子弹在废墟上飞速掠过,一道道地,密集地打在作为临时遮蔽物的断垣上。在它的另一面,金发的士兵深吸一口气,握紧手上的脉冲步枪,随即一个战术翻滚穿过火线,着地后毫不犹豫地冲着敌方智械就是3枚螺旋飞弹。士兵绕过被烧毁的残骸,疾跑踏上石块,一跃而起,端着不断跳出弹夹的脉冲步枪在黑烟萦绕的战场上划出一道金色的弧线。
莫里森这一举动无疑是将自己完全暴露于敌方的视线中,虽然他能够解决掉他面前的智械,但是他身后的敌人就难说了。然而他并不担心,他总是自信的将背后交给他所相信的人,即使后者经常为此嘲讽他。
莱耶斯皱了皱眉,猩红色的弹道如莫里森预想的一样击穿了想要从背后偷袭的智械。当莱耶斯扣下扳机听到空壳声的时候,他们周围的敌人已经清理完毕。
莱耶斯用脚推了推被射成马蜂窝的智械残骸,径直走向背对着自己的莫里森。
莫里森感觉到有什么还发着热的金属正抵在他的腰椎上,他刚想开口,身后的人却比他早了一步。
“童子军,你就这么安心把自己的后背交给敌人么?”
“长官,我的后背可没有交给敌人。”
“那你最好给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来解释一下你刚才的行为。”
莱耶斯一脸严肃,他知道莫里森肯定看不见,所以他把抵枪的力度加大了些许。
“报告长官,因为我知道背后的敌人肯定会被您所解决掉,所以我才会采取那样的行动。”莫里森像个童子军一样的站的笔直,甚至还敬了个军礼,只是莱耶斯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猜肯定又是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
莱耶斯没有回话,沉默一会儿后疯狂地扣动着扳机,扣的空壳的枪嗒嗒嗒地响,最后干脆直接甩在之前还在因憋笑而发抖现在就笑得合不拢嘴的莫里森的脸上。
“妈的莫里森你就应该被智械打成筛子!然后我就可以看到安吉拉怎么让你为你的自负买单!”莱耶斯扯开了领子,重重地吐了一口怨气。
“嘿,加比。”莫里森勾过莱耶斯的肩,嘴角的笑意仍未褪去,“我相信你,所以我完全可以将我的后背交付于你,我知道你能,也知道你会。”
就是这该死的自信,莱耶斯完全不明白莫里森这种天生的自信是从哪来的,虽然不是说莫里森说的是错的,但是这么直白的被相信令到莱耶斯十分的不爽,总有种,被看透了的感觉。
“滚开!”莱耶斯斜眼瞪着莫里森。
“不。”莫里森并不打算乖乖听话,“你看地上这些残骸,这不就是我所相信的吗?是你帮我解决了我背后的敌人,加比。如果换作是你冲上前去,我也会帮你解决掉你背后的敌人的。”
“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你。”莱耶斯拍掉搭在自己右肩上的莫里森的手,走到堆积起来的机械残骸上坐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莫里森。“听着士兵,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发生的,总有一天你的背后会只有敌人而没有其他人,也没有我。在只有杀与被杀的战场上不可能将自己的命寄附于其他人身上。”
“可加比不是其他人啊。”莫里森笑着回答,耿直地如同小孩。
莱耶斯愣住了,准确来说他是看到逆光中的莫里森而愣住的,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他的身上充满着暖意,斑驳的光线透过他的金发,挂在脸上的微笑流露出无尽的温柔。这就是莫里森,那个充满了光辉形象的指挥官,正直,善良,无畏,果敢,还有那该死的自信。
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出神,莱耶斯白了莫里森一眼,将头扭开,懒得再跟他说什么,也或许是在逃避些什么。
莫里森默默地走到莱耶斯身后坐下,背靠着莱耶斯,金发扎得身后人的脖子痒痒的,手上还玩弄着之前甩自己脸上的地狱火。莱耶斯也不说什么,感受着莫里森呼吸时背部的起伏,静静地看着天空发呆。
也不知道两个人默契地坐了多久,莫里森手上的地狱火也不知道转了几个圈,接应他们的飞船从天上的火烧云那边驶来。
“走吧加比,我们该回去了。”莫里森起身,将枪扔到莱耶斯的怀里。
“引擎声我还是听得到的。”莱耶斯接过了枪,然后又把它当作垃圾扔到地上。
“嘿!这枪还能用的!”
“对我来说毫无价值。”
“真是的……你就不能好好的给你的枪上子弹么?”
两个人并肩同行,伴随着一些有的没的拌嘴,迎上机舱中队友的慰问。一个笑得如光,一个缄默无语,然而两人始终没有分开,他们的背影一同消失在缓缓关起的舱门后面。

END

评论(2)
热度(27)